伦敦方舱医院建成:将治疗多达4000名新冠肺炎患者


许多分析指出,恰如纳瓦罗这番言论所显示,美国一些政客之所以热衷于在疫情问题上污名化他国,并非因为科学常识不足,而是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纽约时报》发表的评论文章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是一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但是在美国,对疫情的反应却在很大程度上“被政治算计所掩盖”。《华盛顿邮报》写道,使用污名化称谓,是为了转移人们对联邦政府未能在早期有效应对疫情的注意力。

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同样认为,防控疫情应该是美中加强合作的一个契机,因为病毒并不关心国籍。美中两国有许多东西需要相互学习。2020年3月30日下午,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高守洪受贿案。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高守洪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被告人高守洪受贿所得财物折合人民币716.9395万元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美国历史上,公共卫生危机发生的同时,往往伴随着针对特定族裔和国家的污名化现象,并导致了许多歧视性政策出台。分析人士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一些政客采取“甩锅”、卸责的做法,对美国防控疫情没有丝毫帮助,同国际社会普遍期待的合作呼声相违背。加强国际合作、共同抗击疫情,才是当下唯一正确的选择。

“必须让所有国家共同努力来对付这种病毒”

分析美国社会与传染病相关的排外现象,不少学者指出,类似问题之所以反复出现,与一些政治人物借疫情搞政治投机有密切关系。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国际社会普遍希望各国加强合作,此类“甩锅”做法与携手抗疫的呼声背道而驰。日前,在与美国新闻主播法里德·扎卡利亚对话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即表示,“必须让所有国家共同努力来对付这种病毒”。

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专家默林·乔科万认为,在美国历史上,仇外心理长期与公共卫生话语交织,传染病常常被笼统地与“外来者”群体相联系。这种污名化错误倾向,还导致了许多歧视性政策出台。例如20世纪20年代的纽约就以“病菌与墨西哥裔、华裔、非裔人群之间的联系”来为种族隔离政策做辩护。

华裔群体也多次因此遭受歧视。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种族问题的常驻作家李明玉表示,1876年旧金山暴发天花传染病期间,当地华人移民成了替罪羊,唐人街被指责为“感染实验室”。种种污名化操作之后,美国《排华法案》于1882年正式出台,成为美国历史上一个难以抹去的污点。

“应对危机需要科学与事实”

早在疫情暴发初期,许多美国学者就撰文提醒,大规模传染病往往不只带来公共卫生危机,也易导致针对特定族裔和国家的污名化现象。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医学人类学家莫妮卡·舍克—斯帕纳指出,“在现代美国暴发的各类传染病中,一些人往往把责任归咎于‘外来者’”。